当前位置: 首页 > 疑难杂症 > 正文

从业互联网这几年(一)2011年的秋冬

p_large_GQqb_20bd00008170126a
注:这篇文字是小说,压根没一点儿真事。
前几天那个去年晃荡了一圈的《手游商务的自我修养》这篇文章又在朋友圈被一群人转发,又被“战略级,顾名思义就是保证不率先使用的那种,这种商务不会做具体的日常事务,时间都花在吃喝玩乐思考以及谋划上,但凡有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出现时……”这句话刺杀眼珠子的时候,我望了望外面的窗外,天空还是没心没肺的充满雾霾,阳光还是没心没肺的躲在雾霾后面。

2011年程序员出身的我因为写不好代码,本来想去混个听起来高大点的“产品经理”当一下,那个时候在开复老师的影响下,我心里一直以为产品经理=未来CEO,结果mentor给我说,产品经理满了,你来做商务拓展吧。我听到被录取了的消息异常兴奋但是故作勉强的答应了,从此走上了商务的路线,跟未来的CEO越来越远…

当时在的团队现在已经很知名,11年就是安卓Top2的分发渠道,相信互联网圈的都知道,游戏圈更是捧着当大爷,当时我的名片是“商务拓展”(Business Development,连个经理都不算),商务Team里面除了一个正式的员工,其他两个都是还没拿到毕业证的实习生,后来我们这批商务们其中一个2012年创业,做开发者服务,目前已经在相同领域绝对领先,也顺利的拿到了A轮美元基金,今年还在北京4月份的那场GMGC摆了一个大展台,就在触控旁边。另一个,去年去了天猫,带了一个Team,底薪60w+期权,已经业内产品渠道推广方面的明星。而我,算了,我的现状就不提了。我讲讲别人的故事大家励志励志就好。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大leader,也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一位很出色的女士,我去的时候,还在知乎上搜索了一下她的情况,她的签名写着“之前在 Google,西岸 and 百度,只做了一件事,公关。”虽然我肯定不会告诉你她对我这个菜鸟级商务的表现很不满意,要延长我的实习期的间接让我离开这事儿,但是不妨碍我至今都对她很感谢。她和我认识的几乎所有的可以称作真正的战略级一样,是整个公司最忙的之一。她确实花了很多时间放在思考以及谋划上,很长一段时间她不仅管商务市场还管人事和财务,每天都有非常多的日常事务,比如要耐心的回答我这种菜鸟提出的2B问题,比如团队的邮件每封必回,那个时候因为公司文化的原因每天上百封邮件非常正常,比如例行的董事会,例行的商务市场会,有件事我至今印象深刻,为了管好财务,她买了很多财务的书进行自学,我至今还记得摆在桌子上的那本黄黄的《会计学基础》也就是说除了带我们这批菜鸟,她要进行非常多的充电……每周我们都是6*12的工作,吃喝玩乐?哈哈哈,别傻了,每周一天的休息只能够你洗洗衣服,买买零食,公司组织统一活动的时候才能尽情的玩一玩。

当时我的主要工作是线上渠道运营推广和广告客户的接入,那个时候推广PC端手机助手性价比最高的渠道是论坛,那个时候机锋、安智是安卓用户最活跃的地方,国内安卓用户总量还不到1500万,当时公司还没有确定A轮所以我们会最大限度的节约成本,我们采用了最笨但是后来证明最有效的对我本人后来的职业影响最大的一个办法——线上渠道方面我们整合了所有的论坛和应用市场,一共有200多家,我们的理念是:只要一天能带5个激活就算是好渠道。这种办法是当时经费不多的情况下唯一可以采用的办法,可是这种方法让我当时的一个互联网屌丝迅速打开了圈子,我们也成功的将单个激活成本控制在了3毛钱,我们成为除了自然增长之外最大的用户增长方向,更让我有机会去摸索如何对这200家渠道的进行更好的精细化运营,非常有趣,后面我从事游戏圈之后这种办法屡试不爽,用同样的思路维护了300多家渠道。

《手游商务的自我修养》这篇文章通篇写的一些鸡汤,完全是按照《霸道总裁和激情校花》的思路写的,有牛叉的核武器也有随时需要拯救的路人乙,但是跟实际情况相差深远。

在“手游CP商务”这个分类里面的描述也相当匪夷所思,连逻辑都是混乱的。首先受气这个事儿,我想大部分是自己找气,越大的渠道,正常的接入流程越规范,而且商务素质相对更高更专业,至少不会出现满嘴生殖器的对话,而且现在很多渠道有的侧重商务话语权有的侧重运营话语权,有的渠道有实权的基本不对外,对外的没实权,有的渠道是完全靠关系、靠人为打分的评定的,也是一群人打分,权限根本不是一个人说的算。所以互联网时代,我们首先抛弃甲方乙方的老思维,那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不卑不亢的合作,最合适的方式满足双方都有的核心诉求是作为商务更应该考虑的诉求,如果你拿到一款S级产品,我想作为CP商务会有甲方的感觉,但是我劝你千万别使用甲方的态度,这样不好,因为也许你几个月后就跳槽到一个连B+产品都没有的公司去了,现在越来越多的渠道商务也认识到了这点,毕竟跳槽的多了,当一个大渠道商务跳槽到一个CP公司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希望没有被以前CP的各种莫须有的吹捧蒙住自己的眼睛,甲方的态度是万万不能有的,大家都是打工仔,何必互相为难呢?这里举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业内一个公司的商务总监,手握一款优秀产品,某渠道商务说先按照B+资源推进,后面再往上调,结果他给人家回复说“如果保证不了A级资源,我们这次首发只能忍痛割爱了哟!我们X总跟你们Y总关系很好的……”结果……他就被拉黑了。后来……他被很多渠道拉黑了,再后来,他就消失了……所以受点气、送点钱都不怕,怕就是自己眼瞎送了白送,如果有送点钱就能解决的问题,这不是最简单的问题吗,人家还没问你要你公司的股份呢。

“手游发行商务”里的描述也挺奇怪的, “最好是90后,他们的嗅觉代表着市场的风向标……”不是说90后不好,很多90后都是优秀的商务,但是优秀跟年龄关系关系不大。我看到的大部分的发行商务,都真的是在吃吃喝喝,晚上晒照,快了到周末了,拼命找朋友要几个新公司新产品的项目名字、介绍,还发嗲的说:“能帮我整理成一个表吗,或者我发给你一个表帮我填一下吧”。然后把表发给老板,交代任务。恰好我之前在一家孵化器做对外工作,我专门就为这些同学整理了一个专用表,里面包含了我们孵化的一些游戏项目的介绍,因为需求实在是太旺盛,每周我都要发出这张同样的表给好几个人,这种现象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而知名公司或者潜力公司的商务则表现的完全相反,很少看到他们无所谓的混圈子吃吃喝喝,即时吃喝了也不会天真的发一些给老板看的照片(不要觉得老板很天真,老板不是傻子,愚弄老板智商的商务都会很惨的),他们会花更多的时间更详细的研究游戏,甚至核心团队的组成以至于要考虑到合作起来后双方的配合情况,而且还会将游戏互相传看共享互相获取意见。我见过一个著名游戏公司(2014年上市)的商务VP,为了拿下我们孵化器当时的一款产品,晚上12点了,直接冲到制作人家里去(别乱想),然后约到咖啡馆谈到2点多,给出了更高的价格和已经做好的合同,并且说,“明天就签合同,如果不签,我就不走了。”第二天我听到制作人带着一点喜悦跟我分享这个事儿的时候,我很惊讶,也对这位交集很少的同行表示非常佩服。

有这种霸气的商务,根本不需要分类方向。商务就分为两种,能解决问题的商务和不能解决问题的商务,有些不能解决问题的商务可能是有潜力成为可以解决问题的商务,有的则不是。

2011年冬天,我结束了在北京的工作,扔掉了除了一个旅行箱里面的常用物品外,所有的东西,包括我的北漂梦想,非常仓皇和狼狈的回到了成都,当天晚上1点多到一位师兄家,第二天我们要一起去参加他们公司组织的碧峰峡游玩活动,每个腾讯员工可以带一名家属,所以我这个师弟就以“表弟”的身份参加去了——因为我们已经决定要创业。

该日志由 admin 于2015年07月16日发表在 疑难杂症 分类下,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从业互联网这几年(一)2011年的秋冬 | Wang Xianglong | 这里没熟人,随便喷!
关键字:

从业互联网这几年(一)2011年的秋冬: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